最新消息
美麗的果嶺,三分天註定、七分靠打拼
來源:羅開高爾夫頻道 2011-03-28

【羅開新聞中心特約作家陳宏銘】最近十年中,台灣一些高爾夫球場,已經將原先的果嶺草種,更換為超矮性百慕達,只是「果嶺換草,孰好孰壞?」至今仍是台灣高球界的話題。然而,美國早在1990年,當他們陸續培育出新的超矮性百慕達時,高球場為了擊球者期許、渡過經濟黑暗期、發展新的草種更換方法.. .等因素,更換草種已經蔚為風氣。

今年二月,筆者代表台中市太平高爾夫球場,前往美國奧蘭多參加GCSAA(Golf Course Superintendents of America;美國高爾夫球場球場總監協會)年會,研討擴大超矮性百慕達的界限(Expanding the Boundaries of Ultradwarf Bermudagrass),討論美國中部一些較高緯度地區高球場的冬季管理。

畢竟,即使果嶺已更換為超矮性百慕達的球場,在冬季裡的管理維護,其實也會出現了一些困擾,尤其是在低溫時(<=0℃)的覆蓋保溫,與球場周圍遮陰問題的解決之道。

USGA green section(美國高爾夫協會,果嶺研究部門)專家Chris Hartwiger(柯瑞斯‧豪特維格)在研討會結論就提及,不論任何草種基因如何特別,其所表現的狀況,草種特性佔30%,而維護技術則佔70%。也就是說,場務人員對草種特性的了解、本質學能的養成與不斷學習,才能維護好一座高爾夫球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課程研習亦造訪今日剛剛落幕,舉辦Arnold Palmer Invitational(阿諾帕瑪邀請賽)的Bay Hill Golf Club and Lodge(灣丘高爾夫俱樂部)。該球場全部種植Bermudagrass(百慕達),果嶺以pao trivialis(粗藍草)交播,發球台、球道及長草區,以perennial ryegrass(多年生黑麥草)交播,如此養護操作,才得以呈現比賽時如此良好的球場現狀。

尤其難得的是,今年奧蘭多地區出現近二十年來的最低溫,高爾夫球場的維護工作更顯困難。儘管天候如此異常,該球場果嶺球速10.5 ft的難度,已經超越一般球場宣稱的13、14 ft。灣丘球場場務總監Matt Beaver(馬特‧畢弗)表示,「為了這場比賽,早在2010年12月就與現場維護人員針對草種特性,與精密的施肥、施藥計畫,開始作賽事準備,並將長草區長度,留至四英吋增加擊球難度。」

今年台灣冬季寒冷時間似乎特別長,尤其已經接近三月底,還有一波又一波的寒流襲台,玉山上還下起了三月雪,對台灣高爾夫球場的維護工作,似乎又是一大挑戰。是否完全了解草種的特性,並克服台灣的氣候變化,進而調整維護的工作計畫,如何提供給球友與職業賽事一流的場地,將是未來的台灣高爾夫球界面臨的一大考驗。
回上頁